最新消息:無名客棧,心靈休息的港灣,分享每日健康,動漫,娛樂,寵物,搞笑,教育,文化,新聞,旅遊,星座,時尚,歷史,科技,美食,財經,軍事,遊戲,體育等新鮮事

教科書級別!《山海情》這半小時戲份,可以封神了

文化 無名客棧 450浏览

原標題:教科書級別!《山海情》這半小時戲份,可以封神了

《山海情》第七集村裡莊稼缺水、村民求水的這段戲,舒心醬反覆倒回去看了好幾次。

特別好,每一次都很被打動。

劇作是否吸引人,表層手法在於會不會講故事、裡層核心在於是否有真摯的情感落點。

《山海情》裡這一段,主要內容是“移民村子新建、基礎設施跟不上,莊稼缺水、村民企圖從隔壁轄區要水,發生爭執最終成功解決問題”。

如果按照我這段概括來講故事,一點都不吸引人

劇作中真正的開啟方式是什麼樣的?

沉浸進角色的喜怒哀樂中。

大有叔愁眉苦臉在地裡,看著快要乾死的莊稼。

村民急急忙忙跑來報信,對得福說的每一句都很能帶動觀眾情緒:說好了放水又不放,我們的人去說理還被打咧!被抓起來了太欺負人咧!

差異在哪裡?

一,純熟的故事敘述法。

1. 敘述視角。

故事不是從上帝全知視角切入的,而更接近站在村民視角(得福視角),從他接收的資訊開始回溯前因後果。

開頭我概括的那一段話為什麼不吸引人?

那是梗概,是設定,是說明書。

說明書怎麼能打動人?

站在得福的視角上,真真切切拍出父老鄉親們對水的渴望、對莊稼快要旱死了的焦急,才會讓人有代入感。

馬得福太難了,好不容易弄清楚了原因:行政規劃變了,村子如今不歸青銅峽水站管了、額外供水要交錢;去年人家給供了水,但收錢碰了釘子,所以今年乾脆不供水了。

得福好不容易求來了賒賬(欠下去年的錢只交今年的),回村做動員工作還要面對全村人對“兩萬八”這筆鉅款的怨聲載道:去年就欠了,今年為什麼不能欠?

好不容易湊齊了錢,等來的水卻只是裝樣子、被面子工程分流分走。

他要和水站交涉、要和領導求解決方案,還要安撫憤怒焦慮暴走的父老鄉親們。

實在太難了。

你看,這一段看似是第三方視角(畢竟沒用第一人稱獨白之類),其實落點在馬得福和鄉親們,從他們眼前乾旱缺水即將沒飯吃的細節出發,讓人一次一次感受到沒莊稼沒飯吃的具體的難處。

並不是說上帝全知視角就不動人,而是太多不會講故事的劇作乾巴巴鋪概念、朗讀設定,讓人很難看下去。

2. 切入節點。

這一段劇作的起點,並不是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,而是從矛盾激化的一方展開。

多次轉折、節奏很抓人。

故事裡很重要的兩點,一是水來之後的歡欣喜悅,二是村民們苦苦勞作、辛勤開荒的艱難

水來了那一段,涓涓細流緩緩浸入渠道,背景音樂的絲竹聲響起,從聲音到畫面到表情、都是小心翼翼的期盼。

觀眾心情也跟著這水流一點點明媚起來,誰知道水越流越小、居然停了!

彈幕一片真讓人生氣啊怎麼又沒水咧!

從喜到急到怒,到苦,節奏轉折一氣呵成。

至於村民們開荒戈壁的辛苦,劇作將畫面放在馬得福向書記的講述裡,“土地都是我們一寸一寸篩出來的,還有人走十幾里路買土回來”。

畫面裡風沙漫漫、塵煙滾滾,父老鄉親們勤勤懇懇勞作,捧起一把土,滿滿都是故事,讓人唏噓。

3. 共情落點。

歸根結底,最重要的是這段故事能讓人共情。

楊三無奈:地裡刨食吃的人,種不了糧食就要餓肚子。

連飯都吃不上了,誰還怕犯法。

大有叔暴走:什麼事大什麼事小?

書記擲地有聲斥責站長:給莊稼供水、就是水站最大的事。收不上莊稼,這責任你付得起嗎?

這是非常樸素的道理,非常直接的困境:莊稼要旱死了,沒飯吃。

這一代在大城市裡996的年輕人,大多沒種過田、沒有直接體驗。

但這和看見公寓暴雷、凜冬寒風中無家可歸的年輕人一樣,和看見被困在系統裡的外賣小哥一樣,人同此心、心同此理。

在這樣的不幸和困境面前,樸素的情感是相通的

二,整體和細節混融一體。

《山海情》缺水、求水、鬧水、得水這一段故事,技法上爐火純青、好得不露痕跡;情感上真摯樸素,讓人動容、共情。

群像描摹生動,前因後果環環相扣。

黃軒演得真好,我根本不記得他是黃軒,他就是馬得福。

尤志勇老師飾演的大有叔,髮型很耀眼的楊三,每一位都好。

服化道細節、畫面鏡頭背景音樂,所有環節全部線上。

打架人掉到水裡,幾位參與者衣服上半乾的痕跡、臉上的泥漬,細節都值得好評。

憤怒、緊張、好笑、委屈,種種情緒都很到位。

1. 節奏的微妙轉換。

村民們情緒爆炸,楊三高喊要砸了閘門,說“飯都沒得吃了,還怕什麼”,憤怒的眾人一擁而上、群情洶湧。

馬得福一個箭步竄上一旁的堤壩,瘋跑過去。

很短的幾秒,完全調動起了我的緊張感。

集體情緒到了要宣洩的頂點,真心害怕他們出事。

明明其情可憫,可法理面前鬧事終究理虧。

馬得福急到爆發“要砸先砸我”。

一番剖白,“我是湧泉村走出來的馬得福”,啊我都被說感動了,結果大友叔氣急敗壞“叔沒空聽你這苦情戲”、你快說怎麼解決問題。

摘草帽拆臺的動作、一秒讓人從感動的情緒節奏裡走入焦急的矛盾中。

鬆緊有度、起伏有度、節奏很抓人。

2. 細膩的“土”式基色。

說回馬得福這句“要砸先砸我”,這句臺詞,無數影視劇裡都有。

動輒有人放話“要殺先殺我”“想要xxx,先過我這一關”。

為什麼有時候就是乾癟的裝X、徒勞的姿態,而此處有真實的情緒感染力?

劇作拍出了土地的質感,拍出了“父老鄉親”幾個字的重量。

群像角色特別鮮明,紮實到位。

大有叔說晚上尿尿都捨不得、憋著要去地裡澆莊稼。

看見書記他問的話是“你是吃糧食的嗎”,“你看看這麥苗幹成這樣還能長嗎”,將麥苗塞進嘴裡咬了咬。

細節設定、臺詞、表演都太好了。

讓人覺得那就是真實發生在眼前的故事。

大有叔那樣窮、那樣不捨得交錢,其實道理也都明白;出去鬧事的時候非常關心得福,問“要叔跟著你嗎”,長輩的牽掛很細膩。

村裡開會的時候、這一群人互相吵來吵去,真出去了那全是自己人,你的六畝地我的六畝地是連在一起的,同氣連枝、生死與共,有黏稠的情感、更是真正的命運共同體。

在這樣叫人唏噓感動的故事裡,居然還有笑點,楊三和水站員工吵架嘴皮子過於利落,大有叔“一會兒der一會兒der”的發音真是讓人眼淚沒幹又被逗笑。

劇作中上樑放鞭炮的那段,喜悅感那樣動人。

看著他們遷徙而來,看著他們落地生根,開荒土地、蓋起房子、努力經營著平凡幸福的人生。

都說我們是一個安土重遷的民族,開荒戈壁移民可想而知有多困難;越是困難,這曲折的故事越有嚼頭。

舒心結語

人文作品中很重要的質感是悲憫

有了這份質感,就不僅僅是茶餘飯後打發時間的娛樂作品,同時還有更重要的人文關懷

當然悲憫不等同於悲劇,《山海情》是正劇不是悲劇,這其中最大的差異,或許就在於那份有韌性的,打不死、錘不扁、掐不滅的奮鬥的精氣神。

從闖關東到大江大河裡的宋家姐弟,再到如今湧泉村搬來戈壁灘上開荒的移民,這股勁兒一以貫之,頑強、樸素、動人。

這一段戲很好看、起落轉折很抓人;比“好看”更重要的,是這樣的作品很有力量

愚公移山、精衛填海,聽起來都是天方夜譚、痴人說夢;但鄉土中國故事裡有一根不會斷的骨頭,有一口吹不滅的氣,告訴你山亦可平、海亦可渡,山海有情、人間有夢。

他們說的“未來一定會來”。